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晴博晴)我们的那个故事

  晴博晴,偏晴博。短篇一发完,甜文。

       嘛,因为晴明主动,就不打博晴的tag好了www

         1

  “那件事啊,这么说起来,感觉已经过去很久了呢。”

  晴明弯着一双眼,惬意地抿了口茶,笑意盈然。

  “请一定要告诉我啊,晴明大人,作为说好的报酬呢。”烟烟罗露出一个感兴趣的笑容,拿着烟杆在木几上轻磕几下,心里却在思考着,那杯到现在也没喝完的茶到底是不是博雅亲手泡的。

  “那是自然。”晴明笑笑,嘴角上扬出一个狡猾的弧度,“说起来,还是我追的他呢。”

  

  2

  两人的初遇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出了趟任务,遇到了一个热血的奇怪家伙。

  虽然鲁莽,还算可爱。

  但也仅此而已。

  至少当时,他是这么觉得的。

  

  说来有缘,两人的第二次见面,还是那天,还是在那座山上。

  那时天色已暗,灰蒙蒙的透着靛蓝底色,又带着夏季特有的澄澈。山林里很安静,或者说是寂静,不但听不见蛙声,连知了和蟋蟀也不见踪影。

  因为有些事想找食发鬼再问个清楚,他独自回了黑夜山。

  而遇上这个源氏之人,也确是出乎意料。

  之后的事情,更是令双方都措手不及。

  

  “当时我正从食发鬼那里出来,迎面就碰上他了。”晴明回想起那时的情景,还有些感慨。“要不是那次的意外,或许我们就不会想到还有这种感情可能,也就不会有今天。”

  “所以,你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在食发鬼那里喝了点酒,而他身上也有酒气。”

  “所以你们酒后?”

  “胡想什么呢,”博雅推门而入,大大咧咧地坐到烟烟罗对面、晴明的身边,“我那天虽然喝了酒,人还是清醒的好吧。不过又打了一场而已。”说着瞪了眼笑得比小白还狐狸的晴明。

  “嗯,我们只是打了一架而已。”晴明顺势靠到博雅肩头,难掩笑意。博雅下意识动动肩膀,让对方更舒服些。

  

  从食发鬼的小屋里出来时,晴明是有些醉意的。因此看到源博雅的时候,他的笑脸与礼貌便也不再那么无懈可击。而偏偏对方也是酒意一上头,两人便毫不顾忌地打斗起来。

  醉鬼打架,总是没个章法。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打着打着,便成了贴身肉搏。别看晴明瘦瘦弱弱的样子,他的身体素质也并不差,两人战况还挺激烈。

  当时晴明的式神还不多、经验也不丰富,这边两人打成一团,那边小式神们也只能站着干瞪眼。等看到两人不动了,这才慌慌忙忙地跑过去分开两人。

  待晴明醒来,天还未亮。

       酒意已经基本消失,只留下酸软的四肢和剧痛的脑袋。

  

  他眨眨眼,想起身,手往下一撑,却感到触摸到一个温热的物体。

       他下意识扭头,一张脸便这样突然撞进来,占据了所有视野。

  而对方偏偏,就在这时候睁开了眼。

  气氛好像突然沉寂下来,连空气都凝固了。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博雅咳了一下,脸色有点发红,“我当时想到了母亲小时候经常说的故事,你知道的,就是晚上乱跑被艳鬼抓住吸阳气什么的。”

  这可不能怪我,博雅想。当时两人肉搏,式神虽然把两人弄回了食发鬼屋里,但你不能指望这些家伙连衣衫什么的都理好。再加上剧烈运动后的红潮、刚醒时的睡眼迷离... ...

       他是相信的,这人有狐妖的血脉。

  不然,哪能解释这一切呢?

  

  食发鬼的敲门声让两人如梦初醒,之后便是不知所谓的尴尬和突如其来的怒气。

  这个源氏之人,果真是古怪之人。

  这个诱拐神乐的阴阳师,果然不是正经人。

  

  食发鬼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一点也不意外,或者说在他看来,这才是正常。

  两人草草收拾了一下,便各自回了家。

  

  蠢弟弟。烟烟罗在心里嘀咕。真是蠢弟弟。

  施施然在烟烟罗身边坐下的比丘尼回想了一下,“怪不得第二天博雅来找神乐的时候,你们两人的表现那么奇怪。”

  “当时我是真不太待见他。”博雅强调,“看着他就觉得这人真奇怪。”

       虽然最后还是觉得,应该不是坏人。

  晴明笑笑,“我也是吧。”

  现在想起来,当时两人之间的诡异感,简直是再有趣不过。

  那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个征兆。

  一个,动心的征兆。

  

  “这么说起来,我弟弟还是你们的媒人,你们还欠了一份媒金吧?”烟烟罗吸了口烟,白烟在她身上缕缕散发出来,升腾萦绕。

  比丘尼不适地揉揉鼻尖,追问道,“那后来呢?你们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博雅红了脸。

  晴明还是靠在他身上,就着他的手吃着橘子,一边懒洋洋地笑问,“有吗?只是,鲤鱼精那件事让我感觉到这个人呢,是个榆木脑袋啊。”

  博雅轻轻“啧”了一声,却也不反驳。显然对方已经就此事揶揄过他好几次了。

  比丘尼也笑笑,并不打算反驳他。

  烟烟罗拿出罗盘,聚拢起四散的烟雾,“所以,你们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对方的?”

  “这我怎么知道,”博雅假装专心剥着橘子,嘀咕,“又不是我追的人。”

  “知道你怂。”烟烟罗白了他一眼。比丘尼则笑着戳了戳聚拢出的烟雾小鬼,丢了过去。

  “唔,这个啊... ...”晴明随手拦下烟雾小鬼团子,歪歪头咬了口橘子,“大概是在劝河童的时候有了些想法吧。最后确定,是在茨木那次事情。”

  “哦~”烟烟罗了然地笑笑,比丘尼却注意到博雅的神色有点不太对劲。

  还没等她说话,便听见晴明叹了口气。

  “博雅,我想吃苹果。”

  “嗯?嗯。”博雅迷茫地应了一声,正打算起身,却被一把抱住了腰。晴明的声音再次传到耳边,带着无法抑制的笑意。

     “唔,比起吃不吃红苹果,还是博雅比较重要。”

  博雅愣了一下,这次是真的笑了,“你啊。放手,我想吃苹果了。”

  晴明坏心眼地蹭了蹭腰,这才一脸无辜地放开手。

  博雅瞪了他一眼,红着脸走了。

  晴明看着他离开,转回头,俩女看着他,动作一致地摇摇头,眼神透露出同一个意思: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晴明。果然不愧是晴明啊。

  

  

  3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记得去要媒金。要感谢姐姐哦?蠢弟弟。”

  “... ...姐姐!”

  “对,这时候就应该坦率地谢谢我呢。”

  “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也最喜欢你了哦。”

  

  END

  

  ps:3来源于烟烟罗传记三,嘻嘻嘻。

  pps:比丘尼:→_→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