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们的每一天,都是从上帝那里偷来的
 

感觉,有点,生无可恋。。。

好丧啊,可是打不起精神来(ㅍ_ㅍ)

全文链接
 

为什么找不到桃花x红叶。。。难道,真的真的没有嘛?_(¦3」∠)_

明明很萌的说。。。特别是观众席坐在一起的时候的说(*Ü*)ノ☀

饥饿ing

(*꒦ິ⌓꒦ີ)

全文链接
 

这几天专注改剧情线,嗯,不一定更新→一定不更新

_(¦3」∠)_

全文链接
 

居然还有夜茨的邪教cp!(*Ü*)ノ☀

看来妖琴x大天狗,妖琴x茨木,妖琴x夜叉,夜叉x大天狗,黑晴明x大天狗,茨木x大天狗,桃花x红叶,座敷x吸血姬,一目连x一目连。。。什么的也不算是太邪教嘛www。。。_(:3」∠)_

不管不管,我爱邪教,邪教使我快乐(*Ü*)ノ☀

全文链接
 

写了“那个家伙”的故事线,然后发现。。。卧槽!狗子怎么这么攻啊!!!不愧是我家狗子😍

看来茨木也要更强势点才行啊www对,说你呢,别人家的茨木→_→

全文链接
 

(茨狗)那个家伙1

  茨狗伐?一起来茨狗啊www

        其实是茨狗茨?不过,你不觉得茨狗听起来很好么?我想“吃”狗_(¦3」∠)_
  
  说明一下设定:大天狗比茨木稍矮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
  

  
  1
  
  从那件事后,即使是常常见到对方的大天狗,也不再遇到过茨木了。
  
  手下的鸦天狗们议论纷纷,嘲笑有之、忧虑有之,更多的,是庆幸这段时间难得的清静安逸。
  
  “真希望那家伙永远不要再过来了!”
  
  “想得美吧你!”
  
  大伙便哄笑起来。
  
  对于这事,大天狗倒是很想得开。那家伙,要是缓过劲了,便还是...

全文链接
 

(晴博)遇狐

(晴博)遇狐

一发完,he,第一人称。

屋外雷声隆隆,我难得一次起夜,迷迷蒙蒙地打着哈欠回屋。

刚关上房门,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回头。

在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月光下,适应了的眼睛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我不满地叫了声对方的名字。

“什么啊!晴明?”

“啊,抱歉,吓到你了吗?”

对方展开小扇,露在外面的双眼笑弯起来,不用猜,扇底下的嘴角肯定也是弯着的。

啊,可恶!

这样子简直犯规啊,可恶的狐狸。

知道自己拿这样的对方没办法,我只能故意冷哼一声,“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我说,这个什么时候去都能找到、一连几个月都能定点绝不挪窝的家...

全文链接
 

(红绿)为什么

  

只要静静看着你就好。

总有一个人让你相信,遇见,就足够幸运。

我只想静静地看着,为什么你要过来?


“怎么了?”

“医生说了,多看绿色有益放松眼睛。”    


全文链接
 

(晴博晴)我们的那个故事

  晴博晴,偏晴博。短篇一发完,甜文。

       嘛,因为晴明主动,就不打博晴的tag好了www

         1

  “那件事啊,这么说起来,感觉已经过去很久了呢。”

  晴明弯着一双眼,惬意地抿了口茶,笑意盈然。

  “请一定要告诉我啊,晴明大人,作为说好的报酬呢。”烟烟罗露出一个感兴趣的笑容,拿着烟杆在木几上轻磕几下,心里却在思考着,那杯到现在也没喝完的茶到底是不是博雅亲手泡的。

  “那是自然。”晴明笑笑,嘴角上扬出一...

全文链接
 

它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眠狼:

刚才我骑着车在一条小路上,让Hami跟在旁边跑。

然后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Hami的母亲的时候。2015年夏天,我和组长( @雷德Wetson )住在同一座城市。有一天,组长载我出去玩,中途我们回到组长的家送些东西,到小区里的时候,看到楼下突然多了一只陌生的小母狗,组长说,上楼以后看看有没有合适它吃的,带些下来喂喂吧。但是组长家里从未养过宠物,没有现成方便喂的吃食,我们两手空空到楼下,小母狗还在,于是商量着等今天回家的时候买些狗粮和罐头。于是组长驱车载着我准备离开,小狗一直在我们身后不断地嚎叫,一直追着我们跑了很远
那时我跟组长开玩笑说,你看你答应人家带吃的结...

全文链接
© 深海深深的水母|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