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 零碎片段)不只是漫画/那可是你啊

伤痕并不重要,太多了,且将会有更多,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曾给过的暖意。为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秋季公园漫步。

他也曾想过如果克拉克真的存在,他会是怎样的。但他从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一个平和而带点忧郁的男人。

克拉克淡然一笑。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不是我,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上,会发生什么。我会怎么做。

他并不惊讶。他心里早就明白,对方在用看着逝去梦想的阳光看自己。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我还想过如果我们生在同一个世界...然后估计你也不会容忍我的存在吧?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那要看你出现在我什么年龄段了。

没有否认呢。

你曾想过复兴自己的种族吗?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他笑,带着骄傲。当然,当然想过。

特别是在被欺辱、被背叛、被无端指责的时候。毕竟超人也只是超人。

蝙蝠侠,你对哥谭、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怎么想的呢?

那你呢?你对人类、对地球、对你所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看的?

啊,其实,说不上什么吧。克拉克缓慢地眨了下眼,语气平静如饮水。生存、生长于此,保卫它,然后因为敌人太强或力量用尽而葬身于此。

我将这看做宿命。不需要评判的一场宿命。

他动了动指节。

他把右手覆在对方的左手上。然后十指相扣。

他看着一点点扣紧的两只手,沉默着,缓缓闭上眼。

一切都只是梦罢了。

一如往常的上班高峰,一如往常的赶稿危机,一如往常的犯罪频发。一如既往地身心俱疲。

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还在奢望什么呢?如果不是梦,自己就应该去看心理医生,或者回趟孤独城堡。

会是这世界所给予的最后的晚餐吗?他扬扬嘴角。可真是丰盛。

他放任自己胡思乱想了片刻,洗漱休息。

他致力于让自己像普通人一样。

可或许这是个最错误的决定。

他漫不经心地扯过毛巾擦脸,想着。

当他坐在床头,习惯性拿起那本封面印着大大几个字“蝙蝠侠之死”的漫画书,犹豫着翻开,然后愣了几秒,眼泪掉了下来。

那是他不认识的字体,带着光明的黑暗气息。

You owe me a kiss, my super. I'll be back.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