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豌豆王子2 完结


  (超蝠超)豌豆王子2


  写着写着... ...和豌豆王子有什么关系啊摔!而且画风也变了好伐(风中凌乱ing)

  

  

  

   1   

  时间一天天过去。

  

  克拉克感觉自己越来越烦躁。就在这时,一个人宣称自己有解决方法求见克拉克王子。

  

  隔天早上布鲁斯醒来,感觉到口腔里残留的似有若无的血腥味,很好,计划通。

  

  客观来说,应该给克拉克的行动力点个赞。然而他只是皱眉,屏蔽掉心中那个时不时叫嚣的声音。

  

  

  

  

  2

  “布鲁斯?”克拉克惊讶地看着身下睁开眼的人。他之前已经确定对方睡着了的。

  

  “克拉克,你不必这样。”布鲁斯看了眼对方割得血淋淋的手臂。即使对方恢复力强悍,还是可以看到明显还未痊愈的道道伤痕。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睁开眼。明明假装过去就好了,这对他来说很简单。毕竟被选到这里,怎么可能没几样本事呢?更何况是他自己主动要来的。

  

  “布鲁斯。”对方用那双温柔而坚定的眼看着他,“不,布鲁斯。这是我自愿的。如果这样能让你好些,也让我好受些,我甘之如饴。”

  

  在沉默中,克拉克依旧唇对唇完成了今晚的喂血。他放下袖口遮住还在滴血的裂痕,用自己沾满血的嘴唇在布鲁斯同样血淋淋的唇上落下今夜最后一个吻。然后转身离去。

  

  “对不起。”

  

  

  

  

  3

  “怎么是你?”布鲁斯震惊地看着黑色斗篷里散落出的几缕半绿半棕的头发。“绿?”

  

  “还不是因为你!红他们都被抓了!”

  

  接住对方突然挥过来的一拳,布鲁斯倒退几步,冷静地说,“别把气发在我身上。回去告诉他们,就快好了,别那么急进。”

  

  “哼!”

  

  对方气冲冲地走了。布鲁斯在原地呆了片刻,转身七拐八拐,才最终在一个小巷子里打开了手上的纸条。然后气得直接扔在地上。

  

  “可恶!卑鄙!”

  

  

  

  4

  这是最后一天。

  

  自从那次之后,喂血行动从暗转明。白天还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晚上两人便是沉默地喂血。不说话、不支持、不阻止。

  

  然而今晚不同。布鲁斯推开了对方凑过来的脑袋。

  

  “为什么?”克拉克只能先吞下自己的血,皱着眉问。

  

  “这是最后一天。”布鲁斯开口,声音是他不熟悉的低沉,“你知道的,今天是最后一天。”

  

  “那又如何?”

  

  “克拉克!”布鲁斯直视着他的眼,表情严肃,“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对于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

  

  想起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布鲁斯沉默了一下,还是艰难地开了口,“... ...你知道我不是指这个。”

  

  “如果是指你和我一起分享我的生命、能力和一切的话,我其实非常地乐意。你知道的。”

  

  “但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你不只是你自己,你还是最大王国的继承人、你是这个世界的第一勇士,你不能只考虑你自己!”

  

  “所以呢?我应该眼睁睁看着我最爱的人死去,然后拿着这个靠血和生命的牺牲而得以保留的能力去对抗那些来自你世界的一半是被逼无奈的入侵者,双方大开杀戒血染两界,百年后只余下伤痛和断壁残垣。或许我在战斗中死亡、或许我领着人民反侵入到你那世界,‘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些都还没有发生,布鲁斯,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我们还有其他人,大家都还没放弃。变革不一定只有流血一条路。即使只有一半能力,谁又比得上我、我们呢?”

  

  “我只有一个方案。不成功便成仁。”

  

  “我也有一个方案。或许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去粗取精?”

  

  布鲁斯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捧起他的脸,吻上去。

  

  

  

  

  5

  在小丑率领的阿卡姆军队突破世界边界的时候,在小丑的笑声中,军队被从内部瓦解。趁小丑还在发愣,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网住了这个头号祸乱分子。

  

  一切比想象得顺利。虽然精心准备的Plan B、C、D没有出场的机会,但这结局简直不能更棒了。待一切安定下来,布鲁斯松了口气。

  

  然而,事实总是喜欢以意外来彰显其存在感。

  

  当布鲁斯回到两人置办的宫外小屋时,他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一男一女(克拉克被无视了),难以置信。

  

  “爸!妈!”

  

  “布鲁斯。”

  

  在大大的拥抱之后,布鲁斯才缓过神来。他略带点不好意思地拉着父母坐下,“你们怎么... ...我听绿说... ...”

  

  这对他们世界中最尊贵的最宠辱不惊的夫妻交换了一个眼神,“小丑说,说他要是杀了我们,你不会原谅他的。”

  

  啥?

  

  看了眼父母古怪的眼神,又看了眼旁边凑过来的恋人紧张的样子,布鲁斯无奈扶额。

  

  

  

  

  6

  克拉克王子和布鲁斯王子的婚礼是有史以来最盛大的,略过后世对其政治联姻的猜疑不提,当世的人民都为自己国家的王子而骄傲:能娶到另一个世界的王子,我们的王子果然是最厉害的!两个世界以此为点,重新颁布了统一的时历,两者大婚之年称为元年、大婚之日则为元日。随后陆陆续续出台了许多新的法案,两个世界的交流也越来越多、相互渗透。

  

  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方最大的冲突是:到底是谁的王子娶了另一个世界的王子!由此引发的口水大战不计其数。

  

  

  

  

  结婚当夜。

  

  “快睡!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被枕边人翻来覆去的动静吵醒的布鲁斯眯着眼,语气十分危险。

  

  “我,我睡不着。”克拉克委屈地凑过去。

  

  “太兴奋了?”布鲁斯勉强睁开一只眼,看向他。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心里话,“你是不是要走了?”

  

  “哈?”布鲁斯稍微清醒了些,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看向对方的狗狗眼,“你就为了这事睡不着?”

  

  点头。

  

  “... ...”布鲁斯揉揉额角,一把搂过对方,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靠着,“傻瓜,我们又不是现任国王,那些事主要由他们弄去。”

  

  “你的意思是?”对方从胸膛里扒拉出来,一双眼亮晶晶地望过去。

  

  哦,天。

  

  布鲁斯忍不住在对方眼角亲了一口。“这六个月在你这边,六个月后到我那边。一半一半。一直可以到登基。”

  

  克拉克回抱住对方,一脸幸福地在唇上吧唧了一下,“布鲁斯!”

  

  “嗯?”

  

  “我们做夫夫之间应该做的事吧!”

  

  “... ...别闹,明天还有事呢,快睡!”

  

  “布鲁斯~”

  

  “快睡!再做也不会有小宝宝的!真应该让红那家伙少给你看点乱七八糟的故事书。”

  

  “诶,不会有吗?那我们去找驴皮教母吧!听说她什么都会!”

  

  “那也不会有的!而且这世界没有驴皮教母,那是在驴皮公主的世界里。”

  

  “那我们去?”

  

  “不去!说吧,你要是想要小宝宝,要么去领养一个——近几年太忙是不可能了,要么我们就离婚。”

  

  “不!那就不要了。不许说离婚!死也不离婚!”

  

  “... ...好吧,我知道了。快睡吧。”

  

  “我们做吧!”闪亮亮的钛合金狗狗眼。

  

  “... ...这样吧,谁赢了听谁的。”

  

  “这没有意义!那个诅咒是把我们的力量均分的!”

  

  “然而它并拿不走我的智慧。”

  

  “... ...我不聪明吗?”

  

  “... ...不,你很聪明。乖,睡觉才能保持住聪明。”

  

  “我决定要去把能力再练回来!你说... ...”

  

  没等对方讲完,布鲁斯直接一个手刀打晕了对方。

  

  早就该这么做了,之前就不应该答应来个盛大婚礼的。

  

  布鲁斯半是懊恼地闭上眼,下一秒抱着他的王子熟睡了过去。

  

  

  

  7

  不知怎么逃难逃出的小丑:“克拉克你给我等着,布鲁斯我还会回来的!”

  

  下一秒这位前任将军昏了过去。

  

  “卢瑟公主!这里有个不明身份的人!”

  

  “把他带过来!”

  

  “是!”

  

  

  

  END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