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别有用心 3 完结

   

  (超蝠超)别有用心 3 完结

  

  小甜饼。    

 

  

  布鲁斯心智年龄变小十年,无这十年记忆,身体依旧三十岁。

  

  和原著不符的时间线什么的,额,就当我原创吧。补番是个浩大工程啊,你懂的。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ooc世界哈哈。    

  

  

  

  1

  克拉克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双脚。一双很明显的男人大小的脚,因常年奔波跳跃而长着厚茧,又因常年不见天日而异常苍白。它们的主人并不是很在乎它们,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被打理好。毕竟生病对于普通血肉之躯的蝙蝠侠来说,可是一个较大的麻烦。

  

  然而,这也并不意味着对方会有多重视。

  

  但是现在,即使没有超级视力,克拉克也能看出对方今天好好地修理了它们。因为指甲不同以往的弧度和长度。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剪指/趾甲的任务就被他自告奋勇地认领了。布鲁斯刚开始自然是坚决不同意的,但在他异常的坚持下也渐渐不再碰指甲刀了(他的画集因此多了好几张图此事就揭过不提)。

  

  因为布鲁斯比较敏感,他会大约一个月就剪一次。他熟悉它们的每一寸弧度,它们的色泽,它们的触感,它们在什么时候会是什么长度。就如同他的造物。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的。

  

  克拉克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有二十天没有碰它们了,从布鲁斯失忆起。他突然有点厌烦这种日子,即使这在几秒前还让他感觉很棒。

  

  强忍住伸手去抚摸、去确认的冲动,克拉克抿着嘴往上看去。

  

  线条流畅紧致的小腿、白皙柔韧的大腿,以及掩藏在衣摆下若隐若现的大腿根。

  

  他立刻转移视线看向上半身,然后还是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鼻子。

  

  被子乱糟糟地丢在一旁,布鲁斯拿着本书倚靠在床头,大了一号的白衬衫随意地敞开着、泄露着大片春光。

  

  克拉克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动了一下。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还不快去洗漱。”

  

  “布鲁斯?”克拉克感觉自己懵了,然而对方完全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他原地纠结了片刻,还是依言转身进入了洗漱间。

  

  

  

  2  

  等克拉克从洗漱间出来、纠结地挪到房间门口时,布鲁斯已经放下书、熄灯睡觉了。

  

  应该是睡了吧?

  

  克拉克试探性地轻声道,“布鲁斯?”

  

  “过来。”对方的声音有些哑,但也不是快睡着的样子。

  

  他走过去,在床的另一边躺下。

  

  然后对方翻身凑过来,轻轻咬住他泛红的耳朵。然后是敏感的耳垂、微动的喉结。

  

  再下面... ...

  

  不!

  

  克拉克迅速回过神,抓住对方向下摸去的右手。

  

  “布鲁斯!”

  

  对方抬起头,眼中是似曾相识的漫不经心和挑衅。

  

  他深吸口气。

  

  “布鲁斯,很晚了,该睡觉了。”

  

  “我不正在吗?”对方挑眉。

  

  再一次阻止了对方继续的动作,克拉克紧抿着嘴,把他连人带手塞回被子里。

  

  布鲁斯没有挣扎。但那声嗤笑在寂静的夜晚尤为明显。

  

  克拉克打算假装没有听见,然而对方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为什么?”布鲁斯从被裹得结结实实的被子里伸出两只手,按着对方的脸看向自己,嗤笑。“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不是他。”他看向对方那灿若星辰的双眸,依旧明亮,依旧那么冷静、固执,依旧谨慎到随时在评估一切,但却少了最重要的东西——爱。那双眼里没有爱,没有对克拉克的、对哥谭的、对人类的、对这个世界的深沉的爱意。

  

  没有爱、没有信任。这才是这十年里积累的最大财富。

  

  他捧起对方的脸,在那双眼睛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虔诚地如同敬奉生命。

  

  

  

  “他... ...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

  

  “战友、朋友、恋人,敌人。”  

  

  

  

  即使失忆十年,还是那么聪明、那么要强。

  

  他把那张脸按在自己的胸膛上,紧紧箍在怀中,叹息着闭上眼,“睡吧。”

  

  然而,那又怎样呢。

  

  

  

  “B... ...”

  

  含在嘴边的那声叹息,注定只能消散在风中。

  

  

  


  

    

  #想在这里打END喵#

  

  

  

  3

  克拉克是被吻醒的。

  

  这几乎是个笑话。然而事实总是会踩过你想象的边境然后嘲笑你这有多可笑。

  

  然而对于这次的嘲笑,克拉克绝对会欣然接受。

  

  他迷糊地睁开眼,然后看着身上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开始发愣。

  

  “哼,傻了?”蝙蝠侠用他低沉的声音开启日常嘲讽模式。

  

  他皱着眉。这只太空救援犬怎么这么不可靠,不就失忆了一小会儿就开始做恶梦了?看来平时的心理素质训练应该再提升一级。

  

  蝙蝠侠在心中默默地把橙色四级训练强度提到了红色。

  

  “B!!!!!”跟吃了个辣味小甜饼似的,克拉克毫无预兆地惊叫了一声,然后死死抱着面(yi)无(lian)表(meng)情(bi)的蝙蝠侠在床上滚了三圈——顺利地双双掉下床。

  

  ‘真硬。’蝙蝠侠躺在傻乐的超人身上,冷漠地想着。‘还不如卧室里的那个等身抱枕。’

  

  不过好在这人还有其他用处。

  

  于是他翻了个身双手压在对方身旁,俯下身去舔了口对方敏感的耳垂,然后满意地看着它从白玉完完全全变成了血玉。感觉到脸旁穿来的热度,蝙蝠侠保持着冷漠的语调,故意哑声道,“还记得那个赌约吗?现在是你遵守诺言的时候了。”

  

  “我可没输!”

  

  “战友、朋友、恋人,敌人。哪里不对?”

  

  “我、我可没当你是敌人。”

  

  “真的?”蝙蝠侠挑眉,恶意地挤压了一下对方小心翼翼又坚持不懈地挣扎着的大腿。

  

  流氓!!!

  

  克拉克的脑海已完全陷入了刷屏。

  

  但是我喜欢=///=

  

  

  “所以按照我们的赌约,我现在可以对你为所欲为,对吗超人?”

  

  “... ...对。”克拉克涨红着脸——准确地说,现在他全身上下没一处不红的——秉持着不能撒谎的美好品德,只能小声地应是。羞耻感和期待感已经把他整个人都涨满了。

  

  蝙蝠侠突然扬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他从不知何处拿出一本厚厚的“名著”,用哥谭宝贝的咏叹调说道,“那这个宝贝可就归我了。”

  

  克拉克懵了三秒。然后房间里就响起有史以来最凄厉的惨叫。

  

  “不!!!!!!!!”

    

  

  

  “我去公司了,晚上见,小记者。”

  

  布鲁斯朝生无可恋的某人点了下头,愉悦地转身走人。

  

  这人确实还有很多其他用处呢。比如,用来愉悦身心健康。

  

  

  

  END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