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 深蓝战衣 3/3 完结

  共3章。HE。所有与原著不符的设定都是私设。

  设:氪石会让超人比普通人还稍虚弱些,但不进入体内的话也就这样,不会动都动不了之类的。
  
  
  

第三章  囚 禁没有play

        
“我突然想知道,组装罗马盔甲的柳钉长什么样。”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因为在战争中、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只不过是枚小钉子?”
  
“... ...你知道的太多了,超人。”
  
“哈哈哈。”
  

  
  
  1
  即使是哥谭,也会有阳光流溢的早晨。
  
  布鲁斯睁开眼,看着稀有的阳光肆意挥洒在眼前那个人坚毅而安适的脸上,突然想到,他是真的回来了。
  
  超人回来了。
  
  而蝙蝠侠还没有。
  
  几乎是他睁眼的同时,超人也转醒。
  
  他睁开眼,露出一个和窗外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
  
  “早安,布鲁斯。”
  
  灿烂得你甚至分辨不出他是否早已醒来。
  
  “早安。”
  
  但他知道超人应该是刚醒。不然不可能到现在还留在他的床上。
  
  “布鲁斯,我们去吃早饭?”超人晃了一下锁在床头的手铐,眼神无辜而温和,看不出一丝应有的急躁愤怒。
  
  现在看来之前那个答案不一定了。他算漏了他的手铐。即使他并不相信一副铐在普通木板床上的氪石手铐就能制服超人。
  
  他起身把手铐从床头卸下。然后铐在了自己手上。
  
  现在还差不多。
  
  超人在背后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2
  哥谭宝贝去某个小国度假去了。
  
  所以布鲁斯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在白天。
  
  和以往一样,持着贵族风范吃完早餐,布鲁斯就一头扎进了蝙蝠洞。唯一不同的是,全程多了一个人。
  
  对此,超人倒是没有抱怨。甚至还有心思时不时讲几句话,调节一下气氛。即使对方从不回应他。
  
  其实他有。感觉到布鲁斯的速度由不明缘由的略显迟钝恢复到往常的迅捷与熟稔,超人感觉自己要笑出声来。他想上去给对方一个拥抱,甚至一个略显超前的吻——他们还没有正式确认关系,即使彼此心知肚明。但他最终只是安静下来站在一旁,看着对方,眼中是自己都没察觉的贪慕和后怕。
  
  一丝不苟的头发、深邃夜空般的眼睛、高立挺拔的鼻梁、下意识抿紧的嘴唇、在电脑按键上翻飞的十指,以及令人又爱又恨的、新旧交错的凶险伤痕。  
  
  真是个无论何时都同样迷人的家伙。
  
  然后他注意到对方的衣着。今天穿的是一件以往没见过的衬衫。深蓝色。比昨天战衣的颜色还要再深些,深到甚至发黑。但也就到此为止。
  
  任何一个黑暗生物,不可能分不清黑色。因为,那才是他们的颜色。
  




  最后,他还是打扰了对方的工作——他从身后给了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就像往常一样,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偷瞄一眼总是红着耳朵佯装气急败坏的同伴。
  

  但这次,对方毫无反应。
  
  
  
  

  
  
  
  3
  他们平静地度过了几天。如果单从两人堪称规律的生活来讲的话。
  
  除了布鲁斯独自一人的夜巡,两人的活动范围从未超出韦恩庄园。甚至客观地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蝙蝠洞里。
  
  即使可以说是被囚禁,超人对最近的生活还是很感到满足的:他从未如此地接近自己的心上人,并确切地体会到自己对他的帮助。
  
  除了所有的外出和通信请求全部被驳回。
  
  知道有神奇女侠接手、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之后,他并不是很急躁。
  
  他不能急躁。
  
  作为悲剧的主角及悲剧后果最大承受者的搭档和准男友,他不能此时和对方闹翻。

        他所能做的,就是暗暗希冀这次死亡带来的伤害可以快点平复下去。
  
 
  

  
   
  4
  当今晚第三次把布鲁斯从噩梦中叫醒之后,超人阻止了对方去洗漱间的动作。
  
  用双臂把对方死死抱在怀里,他严肃地说,“我们需要谈一谈。”
  
  该死的,他怎么会认为对方可以自己好起来。即使再身经百战、伤痕累累的战士,即使坚强如蝙蝠侠,在体验到身边亲近的人一个个死亡之后,他怎么可能认为对方会自己就那么好起来!该死的!
  
  “我们需要谈一谈。”他固执地重复。

  
  布鲁斯只是轻轻地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像一只历经磨难终于战胜风暴的飞鸟,精疲力竭。他沉默了片刻,就像在集聚最后的一点心力,发出最后的嘶哑的哀鸣。
  

  “死亡不是个游戏,超人,它不是一个统计学概念。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它就是1和0。”他顿了一下,起身挣开那个温暖又令人恐惧的怀抱,反手把对方铐在床头。“其实说透了,这也不算什么。只是又一个愚蠢的,滑稽的,无能者的梦罢了。”
  
  “这怎么可能不算什么!”用自由的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超人心里相当清楚这次谈话决不能无疾而终。“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你用自己的身体就像它是铁打的一样,难道你也能这样用你的心吗!你能吗?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心,它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与你何干?”挣开对方滚烫的手,布鲁斯没有走开,也没有再坐下。他只是裹着他蓝沉沉的衣袍,冷眼看着对方。

        他重复道,“那又,与你何干?”  

  “Ok,ok。”超人举起双手以示妥协和安抚。至少你没有走开不是吗?  

  手铐晃动,发出一声脆响。
  

  超人露出他的招牌笑脸,试着放轻声音,用一种熟稔的语气说道,“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聊天吗?有次你伤得很严重,我想作为联盟主席总要为成员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插手,所以那段时间我就偷偷跟着你,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哼。”
  
  “那次夜巡结束得早,结果你竟然说请我喝一杯,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可惊讶极了,我以为你会让我直接滚出你的哥谭。”
  
  “看在你救了一个化工厂的份上。”
  
  “但我们聊得很开心不是吗?我们谈了正义,谈了民众,谈了天文和奶酒。我们还谈了罗马盔甲的柳钉,记得吗?你还夸我知道得太多了,太了解你了。”
  
  “那超人先生应该更有自知自明,老实待在这里。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让这么了解我的人脱离掌控,成为一个威胁?特别是在他前科累累的情况下?”布鲁斯眯起眼,当着对方的面捏爆了手里搜查出的小型传输器。

        他冷哼一声,碎片从松开的指间纷纷落下。
  

  超人沉默了一下,接着他摇摇头,平静地说,“你不是这样的人。”
  

  布鲁斯感觉自己的冷静一下子完全消失。他猛地把那人推倒在床,双手压了上去。气急的他完全没有控制力道,戴着氪石手铐的超人撞在加急定制的氪石床头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布鲁斯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难得的懵样,双眼熠熠生辉,却是因为难以遏制的怒火。
  
  “我不是这样的人?那我是怎样的人!迂腐的义警?不会受伤的蝙蝠侠?还是眼睁睁看着杰森死在面前都不能为他报仇的混蛋!”
  
  他的身体因激动而颤抖起来。
  
  “你问我的心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它想杀了卢瑟!日夜不停地想!杀了卢瑟,杀了小丑,杀了所有的超级罪犯!杀了所有制造不幸的人!”
  
  超人似乎惊讶了一下,带着点忐忑,犹豫地说,“布鲁斯,你... ...你没杀了卢瑟吧?”
  
  布鲁斯张张口,肯定的话就在嘴边。带着忿恨的恶意和自伤的快 感。他很想说他已经为死去的超人报了仇,他已经做了当初杰森死的时候他想做却没做的事!
  
         他想让这个童子军知道,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他想的那样,不是所有的人都不会坠毁。

  然而最后,他还是闭上嘴。

        他冷哼一声表示不屑。蝙蝠侠是不可以说谎的。即使他已经... ...不算是了吧。
  
  超人看上去明显松了口气。他无视自己现在极度弱势的体 位,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给了对方一个安抚性的拥抱。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你可是蝙蝠侠。你可是布鲁斯 韦恩。”
  
  “我不是蝙蝠侠。”
  
  “你是。你永远是最棒的那个。”
  
  “即使我走在崩溃的边缘,即使我差点就杀了人?即使,即使... ...”

       布鲁斯的声音又有些颤抖起来。

       超人打断他。
  
  “最重要的,亲爱的,是你最终怎么做。谁没有产生过恶意的念头呢?想法永远不是区分好人和坏人的标准,也永远不是推脱或怪罪的筹码,即使是对你自己。谁没有产生过恶意的念头呢?只有行为、只有事实诉说了一切。”
  
  “即使是你?” 布鲁斯恍惚了一下,他感到一直压在身上的东西轻了许多,让他不敢去相信。他开了口,冥冥中像要确认些什么。

  “即使是我。”超人郑重地看着他的眼睛,就像许下一个承诺。
  
  “呵。”蝙蝠侠瞬间眯起眼,掩饰下嘴角因此流露的放松笑意,“Batman is watching you.”
  
  “Keep watching me.”超人又笑了起来,就着这个姿势,昂起头,交换了他们之间第一个吻。带着超人独有的温和气息、轻柔地覆上那双几近干涸却依旧柔软的双唇,然后被激烈地吞没入腹。
  

  

  
    
  你什么都没做错,布鲁斯。别怕。我在。一直在。
  
  我会一直看着你,把你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
  
  你什么都没做错。也不会做错。
  
  事实教给我们的,就是我们往往比自己想象得要坚强。
     
  The fact, dear, is always the truth.
    
  
  

  
——————————————————————————
  

  
  1
  “你觉得一起设计一件新的黑色战衣怎么样?比如加个超人的标志?”
  
  “别插手我的战衣,超人。除非你不介意你的标志变黑色。”
  
  “唔...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毕竟蝙蝠侠也算是我的人嘛。”
  
  “... ...滚回你的孤独城堡去。”
  
  “不要。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啊,老婆和我热炕头。=v=”
  
  “呵,需要我让你好好明白一下什么叫‘老婆和我’吗,韦恩夫人?放开。”
  
  “布鲁斯... ...”
  
  “放开我,我要去卫生间!你都耽搁我多久了!!”
  
  “哦。”
  
  

  
  2
  “布鲁斯,你说要不我去考个心理咨询师证怎么样?这样我就有理由出现在你身边了。”
  
  “... ...呵,私人秘书兼保镖,无工资,包战损,包吃住,明天开始上班。现在,睡觉!”
  

  
  
  END
  
  

  
  
#论为什么期末考前快吐血的作者君想虐没虐起来#
#大概是因为作者君心中有爱。。。才怪#
#大概考试挂了之后就能虐起来了吧#
#那要不要再写个虐的呢#
#但那时候还有心力写吗#
#估计要变成有生之年系列了#
#还是算了吧#
...( _ _)ノ|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