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 深蓝战衣 2/3

    
     共3章。HE。所有与原著不符的设定都是私设。

  
  第二章  深蓝战衣

    
  “Bruce,Blue。布鲁斯,深蓝色很好看,而且也很隐蔽啊。”

  “不。那不够纯粹。”

    
  1
  “少爷。”
  “阿尔弗,别说了。”
  

  

  2
  “蝙蝠侠,你最近不对劲。我知道,可能超... ...”
  
  “我知道了。”蝙蝠侠冷淡地打断超能女侠未完的话。其它联盟成员都好似没听到一般,就连绿灯侠也对此表示了沉默。
  
  超人死后,世界还是要继续。超能女侠接替了超人的联盟主席位置,大家努力维持着和以前一样和平的生活,除了某个名字似乎成了禁忌,除了努力掩盖却无法忽视的压抑气氛。

        除了哥谭医院显著上升的特殊患者人数。
  
  我知道我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可我忍不住。
  
  不死原则。只要不死... ...不就好了吗?
  
  蝙蝠侠恍了下神,然后沉默着,把冒出的想法抛出脑海。
  
  “蝙蝠侠你... ...”超能女侠皱起眉,“你和我出来一下。”
  
  他麻木地跟了出去。
  

  “布鲁斯... ...”

       向来帅气自信的神奇女侠此时也不知如何开口。她明白对方的深沉哀痛,明白对方的无力和愤怒,却也明白事情不能这么下去。她试着开个好头,“你,换了新战衣?深蓝色也挺好看的。”
  
  “... ...戴安娜。不用说了。”

       即使战衣会改变,蝙蝠侠依旧是把自己裹起来,依旧会果决地孤身离去。

        只是这次没了一个随后的身影。
  
  

    
  
  3
  “再次感谢,阿尔弗。没有你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客气,少爷。但是下次有人朝你开枪,躲一躲。”
  
  “就像那晚在小巷里,阿尔弗。狭窄墙壁间的枪林弹雨。就像是我在用命,去堵住那两颗子弹... ... 真是傻瓜的梦,阿尔弗。”
  
  “也许你是对的,少爷。但是冥冥中,我觉得你这么做,另有缘由。”
  
 
  
  
  
  4
  “哈,蝙蝠侠,哈哈... ...”莱克斯·卢瑟,这个向来是大众眼中成功模板的男人,此时却毫无形象可言。衣衫凌乱、鼻青脸肿,甚至额头上也有明显暴力击伤的痕迹,正缓缓地留下血来。作为日夜不宁击杀超人的那群人中看似最冷静实则最疯狂的那一个,即使被蝙蝠侠揪住衣领,卢瑟也面不改色。亲手铲除了这个世界最大的威胁,他勤勤恳恳身心俱疲十几年,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即使立刻去死,又有什么不可?要是能再拉上一个,那就更棒了。
  
  他吐了口血,毫不在意地那些血在身上流下的恐怖痕迹。他疯了似地哈哈大笑,“哈,蓝色的蝙蝠侠!被黑暗抛弃了的蝙蝠侠哈哈哈。失去黑暗的蝙蝠还配是蝙蝠吗?哈哈哈哈,还是说那个死透了的外星流浪汉,那个伪装人类的恶魔已经带走了蝙蝠侠的灵魂?”
  
  被嘲讽的蝙蝠侠反而稍微冷静了下来。他不能行私刑,他应该把这个该死的老鼠从这个下水道里揪出来,然后让他去他应该呆的地方。让他去被审判,去接受应有的惩罚。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他看着对方大笑的疯狂样子,冷冷地开口:“Loser. ” (失败者。)
  
  就像一个开关,卢瑟瞬间停住了笑声。这个或许确实值得尊敬的同样站在人类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带着某种高高在上的意味冷眼看着那个如同往常一脸冷静到冷漠的蝙蝠侠,不屑地一笑。他拽着蝙蝠侠深蓝的战衣,用仅剩的所有力气一把把他拽了过去,脸上呈现出一个扭曲的笑意。悄悄话似的近到暧昧的距离,内容却恶毒无比。“The fact,  little boy,  is always the truth.”
 
 
  事实,才总是真理。

        因冷漠而正确,因正确而更显恶毒。
  

  深蓝的瞳孔猛地一缩,布鲁斯感到什么东西从身体内部爆发出来,炸毁了全部世界。脑海里的弦瞬间崩裂。

  
  等布鲁斯.韦恩回过神,卢瑟躺在他前面的废墟中,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手中的战衣因吸饱了鲜血而显现着不详的暗紫。
  
  他的手指抽动了一下。
  
  要赶快送医院,要赶快... ...
  
  不,为什么不就这样让他自生自灭,让他去死。让这个害死太阳的人去死!就只要这样放着。只要就这样放着... ...
  
  不,不,这不是蝙蝠侠应该做的。
  
  应该,应该,又是应该!当初害死了杰森,现在又要放走杀害超人的罪魁祸首吗?
  
  布鲁斯不由颤抖了一下。他闭上眼睛。
  
  不,这不是蝙蝠侠应该做的。不。
  
  蝙蝠侠?呵,深蓝色的蝙蝠侠吗?既然不纯粹,何必再假装!何必要按照那个死板的缺陷的方式?这也是,正义啊。
  
  不... ...他不会同意的。他不会这么想的。就算是,就算是超人也不会想的。
  
  但是我想!我受够了每次丢弃性命、忍受痛苦,每次挨着愤怒、恐惧和无力,然后抓到的罪犯每次都会再次跑出来。每次!每次!除了不断增加的伤痕和死亡,这种循环到底有什么用!既然庸人只能对付庸人,那么超级罪犯,他们为什么不交出来?为什么不交由我们处理!为什么!为什么。哈。杰森死了。超人死了。红罩头活了。
  
  ... ...
  
  “杰森死了。”

       布鲁斯动了动干裂的嘴唇,低声地呐呐自语一般。他弯下腰去,插入废墟之中的手指因碎石摩擦扯出道道血痕。
  
 
     “超人死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变成一声咆哮。低沉的,野兽的嘶吼与哀鸣。
  
  

  

  5
  布鲁斯扯着那比往常还要破败的身体回到蝙蝠洞。
  
  即使早有准备,对战卢瑟仍然让他身心俱疲。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
  
  他想看一眼超人。
  
  但他最终没有走到那个实验室。
  
 

 

  “嗨。你换了墨蓝色的制服。”
  

  超人扶起好像瞬间失去力气的蓝色蝙蝠侠,笑容一如往常地灿烂。

         就像是那段没有声音没有画面没有触觉没有目标也没有自我的黑色时光从没有发生在他身上。也没有发生在他身边的人身上。
  

  “果然不错嘛。不过还是黑色更称你一些。”
  
  他熟稔地把对方扶到楼上的卧室,然后坐在床边。
  
  “这倒让我想起我们以前的谈话了。你知道为什么黑色最纯粹吗?因为它不可能被改变。”
  
  “咔塔。”
  

  回应他的,是一幅泛着绿光的冰冷手铐。

  
  
  PS:  3的部分是动画里的台词(虽然我稍微改动了一下),它不属于我,嗯。就酱。
 
  

评论(2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