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超蝠超)心理咨询师K  3/4


(超蝠超)心理咨询师K  3
  
大超K是心理咨询师,老爷B还是老爷。还是双身份,互相知道对方身份的。
不过背景好像被我放到了一个奇怪的... ...时代?OOC是必须的。
全篇胡编乱造,专业知识没有。欢迎指错,深究还是算了。 
脑洞属于我,这个紊乱的世界属于我,锅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下一章就 (划掉)结婚(划掉)  结束~   ✧٩(ˊωˋ*)و✧
  
 

3
  
  
  在那场疑似约会的邀约之后,各种邀约也就顺理成章。而过了最初紊乱期的超人先生表示不甘落后,也渐渐越来越多地反邀请对方。对此,老爷表示:正中下怀。

  
    
地点:韦恩城堡,壁炉旁的沙发上。
时间:傍晚饭后。
    
B:今天的小甜饼不错。

K:星星也不错。

B:嗯。
  
  卡尔看着躺在身边难得没有呛声的恋人,忍不住露出一个安静的微笑。

K:布鲁斯。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小时候的事情?

B:你是指用热视线和冷冻呼吸处理咖啡不小心爆杯还是指用超级速度磨麦子结果把器具掰断了?

K:额,都不是。是关于超级听力的。

B:洗耳恭听。

K:唔,我都不知道从哪说起。这样说吧。蝙蝠侠,世人都习惯性地认为,因为超人是小镇男孩,所以我纯朴、热情、善良。

B:嗯哼。难道不是吗?

K:其实不是。
或者说,不尽是。
他们不明白,我是克拉克,也是卡尔。我是小镇男孩,也是外星人超人。人们总是在斗争、敌对或有求于我时记起这个,然而在其它地方忘记它。但是,不管我承认还是否认,愿意还是不愿意,这就是一个事实。你明白吗?超人有超级听力,这不是武器,只是一种能力,就像呼吸,就像喝水一样。人无法不呼吸,我也无法不用它,只不过范围大小罢了。
在我无法控制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接收无数从世界各地传来的信息。有时候,我躺在麦田里,看着蓝天或者夜空,又或者,闭着眼感受阳光或雨滴。高高的麦丛挡住我稚嫩的身体,却挡不住我的听觉,挡不住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
风吹麦浪的声音,鸟雀振翅的声音,蛇划过地面的声音,牛羊饮水的声音,小镇沿街叫卖的声音,大城市商场广播的声音,睡前故事的声音,抱怨加班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哭声,独自啜泣的响声,酒鬼家暴的大叫,政客密谋的低语,还有枪声,刀子入肉的声音以及尸体倒地的声音。甚至还有爆炸声。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我无法控制它们。我连控制自己都做不到。
现在想想没什么了。但当时我确实很害怕。那时的我隐约知道自己的不同,也隐约知道玛莎他们也知道,但我太害怕了,所以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这个。即使后来有更多的能力一一展现出来,即使我毫不掩饰这个能力,但我从未告诉过他们这个。

B:我突然觉得... ...你有表演性人格吗?

K:嘿,别这样。你是在嘲笑我吗?其实大部分人都有点,我不是说强烈到诊断病症,而是这种倾向。都会的。

B:比如说我?

K:说真的,我不知道。

B:无所谓,不是吗?生活可不管你身上有没有贴着这个标签。

K:(笑)是的,是的。您说的真是太对啦,B先生。我简直不能更爱您。不不不,应该说,我每一刻都觉得自己更爱您一点。您就像个百宝箱。

B:(抬下巴)你要知道的还多着呢。

K:(大笑)

B:(大笑)

K:哈哈哈,说,说真的,我以前以为我够了解你了,B,不管是作为蝙蝠侠还是布鲁斯。但是我现在发现还不够,远远不够。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B:我知道。

K:你知道?

B: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想吗?

K:(笑)

B:... ...别笑得跟个偷了糖的傻子似的。

K:布鲁斯,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B:有什么好看的?

K:它红了。

B:... ...

K:难得见你脸红一次。

B:(转转眼珠)哼,我还知道,你以前在我家附近做的蠢事。

K:诶?!你,你怎么... ...

B:你当我城堡里的人是木头做的吗?还是当我的眼睛是瞎的?

K:嘿嘿。

B:说真的,你那时在干嘛?你不会当时就喜欢我而不自知吧?

K:... ...我不知道。

B:你有什么是知道的吗?除了打架的时候像个脑袋生锈的家伙一样横冲直撞?

K:我知道我现在喜欢你。

B:... ...

K:还有我现在想更了解你。更加深入地了解你。

B:... ...油嘴滑舌。

K:说真的,布鲁斯,还记得第一次在心理咨询室的谈话吗?

B:唔。

K:虽然并不完全,不过我不否认我确实觉得童年是对未来有影响的。当然,影响的好坏、影响的大小并不一样。即使是面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同一个人的不同阶段反应也不一样。就像你,你扛过来了,成为了蝙蝠侠,不是吗?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B:哼。

K:其实... ...其实我还是蛮在意的。你对那件事是怎么想的,你对哥谭是怎么想的。包括你说的那句“蝙蝠侠生活在自己一个人的黑暗世界里”之类的话。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嗯,达令?

B:唔,这件事啊。那么,超人,你能告诉我,你觉得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K:这个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吧。当然也有不好的。其中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我们可以让它变得更美好,为它出分力。你觉得呢?

B:像之前说的,有些人说我厌世、消极、暴力什么的。或许我是有些消极暴力没错,但我并不厌世。不,我不恨它。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的,它赋予我悲伤、苦恨,但它至少让我有活着的理由。

K:B?

B:(安抚地拍拍他的胳膊)不是对敌人的恨。别担心,我很明白。或许恨和恐惧可以带来一时的强力,但它们走不了多远。只有爱可以一直走下去。就像我那次说的,这是我的哥谭,我爱这个伤痕累累的地方。或者说,我爱这个黑暗和光明的世界。是这个世界,是它给我看它的伤痕,它向我展露它的渴求。

K:嗯,是的。

B:呵,可很少有人明白,常常以加害者身份出席的它,其实是个被害的可怜家伙。它无处可去,因为它便是世界本身。它无处哭诉,因为周围都是警惕的目光。人们说,世事难料、造化弄人。但他们怎么知道,或许事实可能正好相反?毕竟,其实,人类是主动的,世界是被动的。动物因生理驱使而去捕猎,雨滴因重力作用而落下,吹飞你衣被的可恶的大风,也不过是气流运动产生的毫无灵智的家伙罢了。它可以吹落你的衣被,也可以推动风车的羽翼。人是主动的,而不是世界。  

K:你说得很对,B。

B: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想,夜复一夜的努力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所有的坚持恍若一个笑话。就像是你往海里面仍了块石子。即使一生不停地重复这个动作,这对海洋也完全没有任何影响。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去做这么毫无意义的事?我为什么不做点别的呢?不是我吹,就算做点别的什么,我也定能出人头地。
  
K:(握住他的手)B。

B:(回握)这时候我就庆幸我家的哥谭小姐只是个小池塘啦。想必穷尽我一生,还是能有什么不同的。

K:(笑)B。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B:... ...卡尔。

K:嗯?
  
B:等我死后,请把我葬在哥谭吧。

K:B!

B:把我的骨灰撒在哥谭的土壤里、她的水池里、她的每一寸空气里。让我和她和为一体。说真的。你应该不会吃醋吧?(微笑)

K:B!说不定我... ...

B:(捂嘴)嘘。我知道你身体老得比我慢,你是超人,而我除了装备,只是个伤痕累累的普通人罢了。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寿终正寝。请原谅我的自私,明知如此还将你拉进来。不过,(笑),就算那件事真的发生了,我也应该会是死在这片土地上吧。能为她而付出生命,也是我的荣幸。超人,如果,如果有那一天,不管那时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希望你能帮个忙。就让我的死成为一个迷,不要让人们看到蝙蝠侠的装束出现在一具尸体身上。

K:布鲁斯... ...

        卡尔看着他的恋人。他深沉的眼中缀满了星光,温柔和坚定赋予他王者的权杖。即使随意地席地而坐,生而高贵的气质也让人无法等闲视之。

        他是坚定而幸福的。卡尔无奈又宽慰地想到。这个人,是哥谭的义警,也是哥谭的君主。他的灵魂属于哥谭。

  他不由地凑过去,给这个君主爱人一个轻柔的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