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晴博)遇狐

(晴博)遇狐

一发完,he,第一人称。

屋外雷声隆隆,我难得一次起夜,迷迷蒙蒙地打着哈欠回屋。

刚关上房门,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回头。

在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月光下,适应了的眼睛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我不满地叫了声对方的名字。

“什么啊!晴明?”

“啊,抱歉,吓到你了吗?”

对方展开小扇,露在外面的双眼笑弯起来,不用猜,扇底下的嘴角肯定也是弯着的。

啊,可恶!

这样子简直犯规啊,可恶的狐狸。

知道自己拿这样的对方没办法,我只能故意冷哼一声,“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我说,这个什么时候去都能找到、一连几个月都能定点绝不挪窝的家伙,居然会主动出门,若是说没什么事,连隔壁的狗崽子都不相信。

对方没说话,只是往床边走了几步,没入黑暗之中。

隐约看见对方招了下手。

我狐疑地看过去。

难道这家伙又发现了什么?

唔...最近好像没听说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啊?

但出于对这个总能帮我解决问题的家伙的信任,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然后猝不及防地被一把拉进一个滚烫的怀抱。

“什…!”

“嘘。”

“???”难道有什么妖怪在附近不成?那也、也不用这样啊?

“博雅。”

“嗯?”

这家伙的气息喷吐在耳边,带着灼热,我不适地侧了下头。

话说,这个家伙的体温是不是太高了?

“你知道我的母亲是狐妖吗?”

“听、听说过?怎么了?她突然出现了?”

我的思维被他带去,并且很快发散出去。没办法,就算不在意,这种事情还是听到太多了嘛。

“她?哼,她怎么会再回来呢?但是她的一半血液流淌在我身体里。”

黑暗之中,他的声音明显顿了一下。

原来,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家伙也会有怨吗?也曾有过一日复一日的盼望与期待吗?

“今天是月圆之夜。”他突然说,难得锐利的语气又柔和下来,却又不同往常。

“博雅。”

他轻柔地叫着我的名字,轻柔地如同微风拂过纱帘。

“今夜的月亮真美啊。”

“博雅。”

!!!

我整个人都呆滞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抓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手上的弓,狠狠地往对方脖颈劈去,毫不留情地劈晕了对方。

!!!

然而,正在我看似警惕实则手足无措之时,对方居然真变成了一只狐狸!

我目瞪口呆,木桩般楞在原地,直到肩膀突然又被拍了一下。

一拳打过去。

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我的拳头。

“...晴明?”我狐疑地看着对方。

“嗯。”对方点点头,看向狐狸的表情出奇淡漠。

我倒是没有感到奇怪,毕竟谁看见自己的冒牌货心里也不会痛快。

唔,能接住我突如其来的拳头的,除了大妖也就晴明这个欺骗性外表的家伙了,姑且相信他吧。

大不了再打一次。我满不在乎地想。

你怎么突然来了?对这个,我倒是有些好奇。

对方好像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又好像没有,只是同往常一般耐心解释道,“我在你房里放了符咒,你忘了?”

符咒?那是什么情况?

这次对方是真真切切地摇摇头,扇子一指角落的衣柜。

哦,是抓盗窃小鬼时候的事!那鬼虽不强大,却油滑警惕得紧。当初为了抓他,两人硬是躲在了一个衣柜里,用符咒做眼、古琴做饵,这才解决了那场惊动众官的盗窃案。

嗯,为此,妖琴师还差点和他翻脸。

想到这里,就让人不爽啊。

“不然我何苦半夜出门,我可连衣服都没穿好呢。”

晴明的叹息声幽幽传来。

我看过去,这家伙确实只是在外披了件薄衣而已。

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怪不得刚刚的手那么凉。

简直比妖精还像妖精。

我漫不经心地想着,然后吓了自己一跳。

“怎么?”晴明笑了笑,卸了眼影的眼角上扬起来,也不知是否月亮的缘故,居然比白日更显出一份自然的缱绻情意来。

我尴尬地移开眼,瞥见月光又想到那假晴明之前说的什么“今夜的月亮真美啊”,顿时感到更加尴尬了。

晴明那家伙也不说话,就那么笑着看着,好像在欣赏我的尴尬似的。

这么一想,我恶向胆边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有事?”

说完我就后悔了。

这一点也不符合我从小的贵族教育。毕竟对方是好意跑来帮忙。

啧,每次遇到晴明这家伙,所有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对方也并不介意的样子。

果然,晴明只是笑着摇一摇头,“要是博雅你的情商能和我换一下就好了。”

什么嘛,这是被嫌弃了吗?

我不由自主地扬了下眉。

算了,不和你吵。

我瞄了瞄那只狐狸,希望对方能赶快带着它走人。

可那家伙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还自顾自又摇了下头,“不行,那不就更没有希望了嘛。唉,还是就这样吧。”

嘀嘀咕咕的,都在说什么啊?

半夜三更的,他都不困的吗?

他不困,我也困了啊。

索性我就说了出来,反正在他面前我向来是不需要藏着什么话的。

“啊,”他笑眯眯地,恍然大悟一般,“但是,大半夜的,你就这样让我离开吗?”

不然呢?

我想了想,拿了件秋冬的外衣给他穿上,又取了棉手套给他。

“好了,走吧。”

他也不说话,就那样站在那里,淡淡笑着,看着我。

啊啊啊,晴明这家伙到底要干嘛,心思可真是难猜!

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迷茫地说,“我明天去找你喝酒?”

对方好似放弃般叹了口气,“好。”

转身走向那只横尸(?)许久的狐狸精。

我顿时松了口气。

什么啊,今晚的晴明怎么怪怪的,不会真的又是狐狸变的吧?

我想到了他的体温,又想到那只狐狸之前说的话,感觉有些凌乱。

应该...不会吧?

还是忍不住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叫住了他。

“晴明?”

“…嗯?”

“你…”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母亲真的是狐妖吗?你,你对她…”

“…噗。”对方转过身来,带着笑意的眼睛映出我的影子,“啊,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呢。”

“你可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博雅。”

他笑着,折扇虚掩上扬的唇角。

“呐,明天见,博雅。”

“…明天见。”

温柔的人,我吗?

明明他自己才是吧。

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的,不管是这次还是以前。

但那么温柔的人,却总不懂得保护自己。

想起他单薄的衣裳,我叹气着摇摇头。

心情平静下来,我很快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兴冲冲地拿着最近送来的新酒去找晴明。

听说这种酒看似不烈却特别容易醉,这让从没醉过的我跃跃欲试。

我兴奋地向晴明说着我从卖酒人那里听来的介绍,其实不过是千篇一律的鹦鹉学舌,毕竟就连我自己都尚未尝过。

晴明却淡然而惬意地笑着,时不时抿一口那小酒。

我看得心痒,也停下来端起酒杯,正要入口,却被拿了去。

“晴…?!”

一个物体取而代之落在我的嘴唇上,温润、柔软。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知道那人熟悉又带着陌生酒气的气息轻拂过脸庞。

这人啊,就连气息似乎也那么温和。我似有若无地想着。

他伏在我的耳畔,声音轻飘飘的,如雾似露。

他说,“今夜的月亮真美啊。”

“博雅。”

我看着他身后阳光普照的景色,不知怎么,就回道,“今夜的月亮,确实很美啊。”

或许,在最初相遇的时候,就已经被这家伙迷惑了吧。

啊,真是只狡猾的狐狸呢。

晴明。

END

喝了三杯奶茶睡不着... ...委屈成博雅手中的酒杯。还得起来干活,嘤嘤嘤… …

唔,应该大家都看懂啦,不过说明一下,博雅也会叫晴明小狐狸因为觉得他像2333

————

唔,以下脑洞大开,请谨慎阅读2333

本来写着写着感觉后面出现的晴明也可能不是真的晴明之类,然后又大开脑洞什么的,不过我及时止住啦www写完看看好像还是像的,嘻嘻。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后面出现的晴明也不是真的晴明啊www不是有个故事么,说什么都不能出门直到天亮,然后“天亮了”他出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www

而且碟中碟之类的,或是盗梦空间之类的,一环套一环也挺多哒。

最尴尬的事情是,博雅动情了,在嘿咻的时候被晴明叫醒… …唔,我怎么会这么写呢?不可能啦,我对博小雅可是深深的爱_(:зゝ∠)_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