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长脚的小水母

它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眠狼:

刚才我骑着车在一条小路上,让Hami跟在旁边跑。

然后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Hami的母亲的时候。2015年夏天,我和组长( @雷德Wetson )住在同一座城市。有一天,组长载我出去玩,中途我们回到组长的家送些东西,到小区里的时候,看到楼下突然多了一只陌生的小母狗,组长说,上楼以后看看有没有合适它吃的,带些下来喂喂吧。但是组长家里从未养过宠物,没有现成方便喂的吃食,我们两手空空到楼下,小母狗还在,于是商量着等今天回家的时候买些狗粮和罐头。于是组长驱车载着我准备离开,小狗一直在我们身后不断地嚎叫,一直追着我们跑了很远
那时我跟组长开玩笑说,你看你答应人家带吃的结果没带,它生气了,晚上买点丰盛的给它吃!
从那天以后,小母狗就在组长所在的小区里安了家,街坊邻里的也都认识了,听说还交了几个男朋友,组长和楼里一家养狗的邻居一直适时地给它照料,还为它取了名字——土豆。(这名字被我阻止了好久还是没成功,组长执意要叫人家土豆)

没多久,土豆怀孕了,在6月份左右下了一窝小崽,二白一黑,还有两只杂色的,街坊们为它们搭了个简易的小房子,小奶狗们全是安全健康地复活了汪生中的头两个月,眼看越长越大。
有天组长问我,街坊们开始为小汪们寻找新家庭和主人了,你有没有兴趣和条件领一只?我思考了整整一晚,第二天下午去了组长所在的小区,组长说,两只白色的已经被人抱走了,我说没关系,我喜欢深色的小狗,最后带走了其中一只杂色的小狗,取名叫Hamish
没过几天,听说黑色的小狗也顺利被人领养,唯独剩下另一只杂色的小狗,因为跟Hami毛色很像,所以我们都叫它Hami的小哥哥,后来它也有了名字——哈利



我是个十足的猫控,从未想过养狗,也更是从来没有经验。
最初手忙脚乱的两个月,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怀疑过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那时我才意识到,养一只小狗是多么不容易,也异常考验人的耐心跟责任心。但是无论早起时被一地的屎(……)气成什么样,当外出散步时,看着它亦步亦趋的跟着你,就想,这就是缘分吧,不气了,我们不气了,给你买好吃的。

后来某天带着Hami出去买早点,做煎饼果子的阿姨说,她的孩子嚷着要只小狗,所以跟我打听打听,我说,如果小孩只是觉得喜欢,但自己还没能力照顾、家里也没人能分担的话,还是别养,因为养了就要负责一辈子了。




Hami的性格很敏感内向,容易受到惊吓,不太敢跟陌生人接触,但是很乖巧(还有点蠢hhh),把它放在地上,它就嗷呜嗷呜的跟着我到处跑,我坐下休息,它也不肯动,一只守在我身边。而哈利胆子很大,眼神倔强,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小汪。
有时候我会带着Hami去找哈里玩,哈利和土豆住在一起,组长对它们母子的感情很深,只是迫于家里条件不允许,没办法领养,只能维持现状,我们都想着如果哪天有缘人看上哈利能带它走就更好,如果没有,那一直在小区里有大家照顾着,跟土豆在一起,我带着Hami时不时去找它们玩,这样也可以。




天渐渐冷了,快入冬的时候,我给Hami换了窝,顺便买了几套小狗穿的衣服,给哈利也带了一件,是牛仔的,非常漂亮。
某一天,组长打电话,说,哈里出车祸了。
组长说,哈利一直坚持到她赶到,送进医院的当晚,就断气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跟组长提起Hami,担心触景伤情,那几个月里,组长在电话里经常聊着聊着就哭了。
后来组长写了一篇关于哈利的故事,组长说,觉得哈利没有死,它就是想出去走走看看,说不定它其实是去闯荡世界了。
(组长说写完之后就再也不敢看了,他只写在QQ上给我看过,没有在网络上发表,所以我没办法给链接,只能授权引用几段:)


“夏天结束了,秋天就要到了吧。”邻居家的年轻女孩儿说道。以哈利的认知来说,夏天意味着自己出生的时节。那是个明亮又繁忙的季节,所有活生生的小东西们都四处忙碌着,在金色的光线里来回奔跑。他的记忆里有树丛,叶子闪烁着碧绿色,那种绿色浓郁而欢快,像是颜料管里头挤出来的。——这些陌生的词儿都是哈利逐个记下来的。


……


风里有股香味。香味意味着可以吃的东西。风又抚摸着蓬松的毛皮。有种清爽又跃跃欲试的感觉。


迄今为止,哈利对周遭事物的了解正在逐渐加深。用两足兽们的说法,就是“快要成年了”。秋天与成年一起来到,他能感觉到身体里流窜的生命力。像电流似的跃跃欲试。这是匍匐在胸口的天性。想跑得更远,更快。想到未知的地方去。


……


仔细看去,绿里夹带着夏天时没有看过的红艳艳的颜色,还有一种红里透金的颜色。它们环绕着那片发光的湖,哈利仿佛闻到了空气里的那片浓郁的香味。比食物还要香甜。


到很远的地方去。


那阵电流在胸口回荡。


……


“嗯。所以你决定了,是吗?”


“对。小灰跟我一起去吧。”


小灰扭捏了一下,嘴巴藏进翅膀里,含糊地说:


“……那,我给你带路吧。”


“谢谢你。”


“你要带什么一起吗?”


哈利转头看了看自己睡的床和玩具。还有散落地上的食物和零食——邻居的女主人总喜欢喂牛肉干零食,不过哈利更喜欢女孩儿带来的小狗饼干,牛奶味道的很赞。


“带些干粮吧。小灰你吃饼干吗?”


“……吃的。”小声的回答。


哈利用力点点头,转身收拾散落的食物。把它们打个小包袱,背在自己的身上。小灰在他忙碌的过程中偶尔出声指点着。其余的时间则眺望着风景,在窗沿来回飞动。


“好啦。”哈利把包袱背到了背上。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新的冒险。”


“出发吧。”


哈利嗯了一声。再次转身看着自己的地盘。


那里是自己幼年的记忆。他想。幼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欢乐的事儿,虽然现在想起来会犯蠢,但总是很快乐。


他想起女孩儿给他读的一段话。


西风把她带到这个小镇上。她又随着西风离开了。


虽然不太明白,西风是什么样的风。但是随着风离开,随着风冒险听起来不错。


那么,我走啦。


他在心里说。



………… …………

2016年夏天,Hami一岁了,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搬离了原来的城市。后来听组长说,他们带着土豆去做了绝育,如今它依然懒洋洋的躺在绿荫里。

我还记得我搬走的时候,跟组长告别告了快一个月,一万个不舍,组长当时看《霍比特人》的时候写了篇影评,里头写到:

我们每个人体内,其实都有个勇者,少年时热衷探险,充满希望。当我们都要踏出比尔博离开夏尔的那一步——故园在后,世界在前。

我抱着这样的信念来到了新的环境、展开了新的生活。
转眼又一年过去,如今两岁的Hami也有了新的伙伴。
刚才把Hami和妮妮送回家,我还看了眼墙上挂着搬家时没舍得扔的小白板,上头写的东西一直没有擦掉——2015年8月2日,Hamish到我家!旁边还有组长画的歪歪扭扭的画。



不知道哈利的环游世界之旅怎么样了,希望它们都好好的吧。

评论

热度(1164)